随记(2020.1

新的一年,送走了人生最丰富(但是不一定美好)的一年,自己心头却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单纯的看着各种终端设备的年份从2019跳进了2020罢了。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加丰富的一年,也或许不,没有人知道。

自己仍然无法排除在获得足够经济独立能力前失去原生家庭物质支持的风险。当然这会以完成学业为主要目标。自己要是中途出了什么幺蛾子大概也会挣扎着活下去。虽然这么说但是对于关系超过临界值的友人主动提出的援助应该是不会拒绝,希望自己不会有需要主动请求帮助的那一天,寄人篱下的感觉属实不好。祝自己和大家一切都能安好。

有时会感觉到自己在一些感性层面上的缺失,机体内部自检时能有所感受但是无法定位问题,也不会有solution。不会想到太多那种感性化的描述。大概在思维上还是更加偏向理工的感觉(奇妙的形容词?),这方面大概不会想用性别来给出一个大致的定义,觉得这太刻板印象了,也是觉得自己思维确实不会偏向女孩子那种普遍的感觉,要不然自己大概就会跳进另外一个性别的刻板印象大坑(笑)。但是有时沉思的时候会想到,自己的性别焦虑以及MTF的认知情况。在自我性别认知层面上,哪怕不是层次分明的男/女,是如同散射光谱一样的更偏向于,那大概也是一种性别刻板认知罢。从HRT开始到现在,也有不少朋友和自己聊过驱动自己这么做的目标。盖是觉得自己想要变成这样的人,变成自己更喜欢的人,也可以说是觉得自己缺少了某些事物需要用HRT来弥补的感觉。总之,是为了自己。

目前学业情况倒是还好,暂没有出现高中那样严重的由排名而生的自卑情绪,希望可以保持下去。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