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2020.12

感觉好久没写随记了,感觉已经快过了一年。现在只是听不下复变函数与积分变换,就打算写点东西,算是精神上的翘课。

年初又经历了许多事,或者说直到五月份左右自己的情况才稳定下来,结果那个时候由于疫情留给我的变相自由也没剩多少了,没多久就收到学校返校的要求并且在巴掌大的大一校区闷完了剩下的小半个学期。嗯,现在和DV两个人在一起。希望能和她一直这样走下去

家里仍然是那样的情况,外加上这几天自己接触到的社群出的另外一件事情使得自己又开始担忧,在写这段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的不安全感来源大概主要是缺乏现实中的,来自于执政方与社会方面的某种保证。自己的被害妄想还是那么严重。

也不知道学业方面能不能走下去,被莫名其妙分流到了一个完全没有了解,也没什么兴趣的专业,不知道能不能转走。

感觉也越来越佛了,甚至觉得毕业之后能找个小的精品咖啡店去冲咖啡也好,不想去追求什么事情了。工资够和DV两个人简单过下去就行,到哪天要是两个人真的活腻了就一起离开。虽然说自己很想岁月静好,但是社群中发生的一件件事仿佛都在警告着潜在的危险。

感觉明明又经历了丰富的一年,但是写下来的时候就会变成另外一种奇妙的感觉:就这么多了。就当这篇随记只是分享一下开头的音乐吧,毕竟它还蛮长的,内容比我写的这些多。要是想到什么再回来更新吧(大概不太可能了

和校友聊天的时候提到,当你放低了期望你就更不容易被生活辜负。对方不由得有些惊到。就像前面提到,大概真的是已经佛了吧。但我面对各种ddl和学业上的竞争不知为何,仍然会感到焦虑,老师说我这是心里还存在那种竞争的意识,我觉得这并不矛盾,我经常也想变得放纵一点,不管那些无聊的DDL,不管那些自己完全无所谓的课程,把精力丢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上。然而依然是做不到。无论是负罪感还有莫名疲惫的感觉。

安达与岛村

本来以为只是单纯甜甜的走进百合的两个女孩子的日常,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后面感触有点上头。大概觉得自己以前也像安达那样害羞、对一些重要的事情难以开口。又或者不是,不然大概不会像现在这样和DV在一起,那个时候就会一个人逃开。

记得老早以前和Neko聊天的时候说过,自己喜欢那种冷淡淡的感情关系,那种相互维持,拥有情感基础但是双方都很冷淡的感觉。最开始想和另外一位mtf建立关系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但也并未如愿。后来发现果然还是喜欢那种甜腻腻的感觉,果然尝到了就离不开吧,又或者是自己对这些感觉本身就没有抗性。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