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2019.03

  1. 早上在教学区楼道口里遇见我现同桌的前同桌。想了想还是用女字旁的那个“她”来称呼比较好,在我和她为数不多的沟通中她表达出类MTF的性别认知情况,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但是目前却没有任何服用激素/了解相关情况开始往跨性别那步开始走。而今天早上看到作为艺考生回学校的她更是让我感到……惊异,实在是因为我没有别的形容词可用的缘故。她已经完全像是一个女孩子,不去在意细节的话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不是我认出来她的包或许也会以为她是哪个隔壁文科班的女同学,头发的长度也足够到了被认为是女性的程度。或许她足够幸运,她的家里人也包容并支持她,走上了艺术这条用金钱铺成的道路,甚至能顺带借此逃过学校对头发的严格要求。或许这有些冒犯,但是我的好奇心已经有点不容忍我不去问她是否有了解/实施跨性别者的相关内容。写到这里我甚至心有略羡之意,只因她有条件,也活成了一部分我想活的样子;或许也是因为我自己的软弱。我到底需要的是什么呢?我或许会在高考后去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关于我自己到底该被归为哪类,但是我做好准备迎接答案了吗?
  2. 思维是会迭代的,就如自己觉着以前的想法会很奇怪一样,或许未来哪一天也会觉得自己想变成女孩子的事情十分天真。在第一条里提到的“她”,我尝试着去问她有没有开始HRT,她明确告诉我没有。或许这个问题从来就不是为了满意而滋生的,纯粹是因为好奇。但是却不时出现,加重了我内心上的负担。我甚至不想再见到她,一见到她就感到心态奇妙。朋友说我这是容易Triggered,其实很正常,但我感到不适,我也明白这纯粹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3. 但是如果哪天要是自己吃上糖,就应该做好没有回头路的觉悟。觉悟是一回事,能不能承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